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野猪过多濒失控 捕杀外须研新招

咪乐|直播|app|二维码下载 毕竟是高端品牌的中大型轿车,起始售价超过40万元,标准配置也是普通车的高水平,安全配置方面该有的一样不缺,还有奔驰特色的注意力辅助系统,就是能判断并提示驾驶者是否疲劳驾驶的功能,还有主动式制动辅助系统,也是奔驰特有的预防性安全系统(PRE-SAFE)的一部分,但仅限于车距和碰撞警告、按需调节的制动辅助以及针对前方车辆和横向穿过的行人的自主制动功能。

《星岛日报》11月19日发表题为“野猪过多濒失控 捕杀外须研新招”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野猪频频闯入市区,渔护署决定重启捕杀计划,前晚终首次采取行动,捕杀一批野猪,结果引起社会争议,爱护动物人士狠批不人道。惟野猪入侵市区,已对公众构成威胁,而当局又没有效方法控制野猪数目增长,短期有限度捕杀实难以避免,但长远应采取更便捷的避孕绝育方法,并提高罚则禁止喂饲,争取市民支持。 

绝育成效不理想 人道毁灭必要 

渔护署前晚在深湾道采取行动,用面包作诱饵,七只野猪被麻醉后,再注射药物进行人道毁灭。爱护动物组织批评当局猎杀手法卑鄙,那边厢呼吁市民勿喂野猪,但这边厢却用面包诱杀牠们,质疑为何不能采取非致命手段先把野猪驱赶回山上,再考虑下一步行动。但渔护署强调,行动旨在减少市区出没的野猪数量,而用食物诱捕野猪非主动改变牠们的习性,否认做法不人道。 

爱护动物人士的不满是可以理解,担心今次杀野猪,下次可以同样理由猎杀野生猴子或流浪猫狗。当局要捕杀野猪,皆因之前用非致命手段却未能控制野猪数量。当局在二〇一七年底停止狩猎队狩猎后,开始利用避孕疫苗为野猪进行避孕,甚至实地做绝育手术,截至去年底,共捕获六百六十六只野猪,当中为二百九十六只避孕或绝育,但成效不理想,因绝育手术过程复杂,准备需时,加上野外地势陡峭,空间有限难以施行。渔护署署长梁肇辉上月表明,替野猪做绝育手术的宗数,追不上野猪进入市区的数字增长,故考虑对经常出没市区的野猪人道毁灭,而辅警在北角执勤时遭野猪袭击咬伤,成了启动捕杀令的导火线。 

野猪数量大增,频频入侵市区,归根究柢是本港野猪缺乏虎狼等天敌,而野猪繁殖能力强,一年至少可生育三次,每次最多可生十二只。加上一些市民爱心泛滥,专程驾车到南区山边或野猪出没的地方喂饲,令野猪习惯不劳而获,失去觅食能力,也变得不怕人,一旦没食物,便大着胆子走进市区,于是便经常出现野猪在闹市闲逛觅食,甚至闯进港铁列车等情景。 

爱护动物人士声称野猪一般不会伤人,除非遇到挑衅,但实情并非如此,歌手李玟的母亲在寓所附近散步时遭野猪袭击,多处骨折,而新加坡今年初亦有妇女在组屋遭野猪咬伤大腿拖行一米,凸显野猪暴戾难测。过去十年,本港发生三十六宗野猪伤人事件,共有四十七人受伤,单是去年便有十一宗。 

世界各地都面对野猪泛滥成灾问题,当牠们走出山林,首当其冲的是农作物,美国、加拿大和澳洲农民损失惨重。多国采取的行动大多是派狩猎队进行围杀或空中射杀,有的会设陷阱捕杀,美国德州早前试验将男用避孕药混在诱饵中,希望可控制野猪增长。 

速修例严禁喂饲 用科技控猪数 

市民切勿以为野猪温驯可爱,一旦牠们闯进人多挤逼的地方发恶,随时可能引发人踩人事件或交通意外。为免野猪成都市隐患,当局须尽快采取有效手段阻止牠们进入市区,有限度捕杀见效快,但处理手法须人道,亦不应在公众地方进行。政府亦可检视美国采用避孕药的成效,同时利用新科技追寻其行踪及精准计算数量,再研判引入有效控制野猪数量的新手段。 

政府亦应尽快修例,禁止市民喂饲野猪,并参考新加坡的经验,将喂饲野生动物的罚款由五百元坡币大幅提升至五千元,再犯则罚款一万元,以收阻吓作用,并加派人手严格执法,以及加强宣传教育。 

野猪对居民造成滋扰,作为负责任的政府,应迅速采取应对措施,在公众安全和动物权益中取得平衡,目的是有效控制野猪数量,维持生态平衡,绝非赶尽杀绝。 

百度